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已經進入教育規劃領域,留學機構還能觀望多久?

AI和大數據技術未來會替代教育規劃顧問嗎?

2017-09-15 08:48:30發布     來源:多知網     作者:曹爾寅  

  文|曹爾寅

  高考改革“六選三”和綜合素質評價在未來三年內將終結國內學生“文理分科定終身”的簡單規劃模式,以往有留學需求的學生才必須面對的復雜學業規劃與就業規劃不再是小眾需求,而且這種需求正在向低齡階段延伸。

  誰來給他們做教育規劃?答案只有兩種:一是專業的教育規劃顧問,二是AI和大數據解決方案。

  公立高中青睞教育技術供應商

  目前全國每年的高中生有2000萬人左右,“六選三”啟動后,如此大的體量都將成為教育規劃的潛在用戶群。

  然而,這個工作不是未成年學生自身就能夠完成的,學校必須予以輔助和指導。而且高中階段的規劃并非短期規劃,需要長期、分節點進行具體安排。

  平方創想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創始人王剛曾表示,從數據的角度來說,教育的本質就是“人的畫像不斷更新”的過程。而好的教育,則是“基于起點與終點的個性化差異,幫助人更有效率的更新畫像”。

  以清華附中為代表的有條件的知名公立學校會自主開發綜合素質測評系統,更多的學校則是選擇引入第三方評測系統及相關服務。

  在國內的第三方教育規劃類公司中,已經有部分企業取得了一定進展。

  其中,翼生涯主要是向學校輸出生涯教育解決方案,在教學體系方面從師資、課程、平臺系統三個方面輸出服務;蘇州雪松灣的產品體系則著重于升學選拔與能力向的考試測評。

\

翼生涯

\

雪松灣

  同時也有業內人士指出,雖然部分公立學校已經和第三方機構合作,也就是學校通過引用整套評測系統,開設學生生涯規劃中心,為在校老師與學生進行培訓。但學校數量太多,很多學校的部門資源也相對有限,因此仍然難以為每個學生及時提供個性化的高中規劃方案。

  一些第三方咨詢機構也面臨三個問題:

  第一,針對國內高中的教育規劃這個新興需求所積累的經驗有限,目前少有成較大體系和規模的規劃顧問公司出現。

  第二,第三方機構的師資力量很難馬上填補巨大的教育規劃咨詢師需求缺口。

  第三,國內公立學校的性質及相關制度,決定了校外咨詢人員不能夠大范圍進校服務。

  這種局面給各類以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技術驅動為核心的提供商提供了機會。

  其中,iPIN 強調差異化攻垂直領域,因此其推出教育輔助產品“完美志愿”,專攻高考志愿填報。

\

iPIN

  而平方創想的發展邏輯是平面發展,早期通過其產品“申請方”APP初期的海外教育場景應用積累數據,然后向高等教育階段的兩端延伸,生涯規劃服務的跨度從高中開始到初次求職或讀研究生結束。

  到2015年,平方創想成立了2B端的“方略”,服務對象包括清華大學在內的院校及科研機構、學術及行業組織、政府相關部門、非營利組織、媒體及企業等。

\

方略

  其市場副總裁隗璐表示,“方略”的業務模式是通過提供數據和技術驅動的解決方案,協同機構部署數據基礎設施,進行數據驅動升級,同時提高科研、教學和教育服務管理的效率,連接學生并提升其學業發展的用戶體驗,形成B2B2C循環。

  資本無疑對這一類技術供應商很有興趣,iPIN截止到今年5月已經累計三輪獲得9000多萬元人民幣的融資,平方創想也獲得了兩輪累計4000多萬元人民幣的融資金額。

      “低端留學規劃”可能將面臨挑戰

  AI和大數據技術的在教育領域的覆蓋面,卻又不僅止于公立學校。

  在留學領域,留學顧問為客戶提供教育規劃服務已經是常態。然而,留學顧問水平的參差不齊和高離職率一直為行業所詬病。

  一個好的留學規劃顧問要取決于入職公司年限、從業年限、崗位級別、簽約業績、客戶滿意度、投訴率、結案率、名校offer數量等多樣而復雜的因素,留學生消費群體在匹配顧問時有很大的“隨機性”。

  留學行業一直呼吁相關標準的建立,但遲遲難以出臺。那么,是否能用AI和大數據的解決方案來代替部分基礎的留學規劃顧問的職能?

  在這方面,平方創想研發的APP教育信息平臺“申請方”最早就是利用美國留學板塊試水,抓取并翻譯大量美國院校的申請項目庫、錄取信息、offer庫,并開發了對應的留學申請測評工具,以方便學生用DIY的方式進行留學申請的規劃及測評。

  建立一個留學領域的“知乎”并不難。但不同于寄托天下、Chase Dream,以及曾經的小馬過河所采用的以交流為主體進行導流的社區模式,平方創想的戰略副總裁羅番表示“申請方”APP初期的目的是進行大數據積累,并為其后期的AI自主測評技術提供數據支持。

\

  曾經信息就是留學中介最大的價值,留學家庭對留學規劃顧問的依賴與海外院校信息的不對稱有較大關系。

  但現在,留學生愈發熟練的搜索能力已經在擠壓低端留學顧問的生存空間。雖然信息爆炸、廣告投放和競價排名也在干擾著留學家庭的判斷力,從而使得一部分能力平庸的規劃顧問仍能得以幸存。

  當大數據與其支持的AI技術在國內公立校領域發展成熟,并在留學領域完全鋪開,留學生完全能夠通過技術工具進行自主評測和申請時,這是否會成為壓垮中低端留學規劃顧問的最后一根稻草,將是一個疑問。

  業內人士表示,對于高端留學咨詢機構來說,全新的技術支持無疑反而能夠高級留學規劃顧問做出最優判斷的有利工具。同時,對于走量的留學機構,或許這也可以成為這些“輕資產”企業縮減人力成本、實現運營資金節流,并提高平均服務水平的重要手段。新東方在內的大型教育機構就已經開始了引進數據服務的嘗試。

  當然,引進一個能夠提供穩定服務的數據技術所需要的其他成本目前仍是一個不確定的話題。

  鑒于公立高中未來對于評測及規劃服務將會有很強的剛需,可以預見,未來將有一批大數據及人工智能技術研發公司優先進入公立校領域廝殺,而后也會延伸到低齡和留學領域。

  就國內公立校領域而言,這是一個全新的戰場。但對于留學領域來說,這可能是某些機構的機遇,同時也是另一些傳統機構以及不少留學行業從業顧問即將面對的挑戰。(多知網曹爾寅)

125期六肖中特 黑龙江p62215期 重庆欢乐生肖靠谱吗 配资炒股联系久联优配 云南十一选五下期预测 黑龙江快乐十分软件 秒速赛车在线计划 最靠谱的理财平台排名 湖北快三24号必出号 吉林省11选5开奖走势 胜宇配资 黑龙江p62215期 重庆欢乐生肖靠谱吗 配资炒股联系久联优配 云南十一选五下期预测 黑龙江快乐十分软件 秒速赛车在线计划 最靠谱的理财平台排名 湖北快三24号必出号 吉林省11选5开奖走势 胜宇配资